Your browser is not fully supported. Please upgrade your browser.

跳转至主目录
裁剪

君皇仕

Photography: Jonathan Daniel Pryce 


“每当他们上岗——外国元首访问、温莎嘉德勋章、国会开幕大典等等——所有家具都将从这个房间移走,它会变成一间更衣室。他们全是 50 到 70 岁之间的退休军人。自 1913 年以来我们一直负责他们的穿衣。” 君皇仕今天仍然满足威廉和哈里王子的着装需求,自1809年以来已持有王室供货许可证。这家机构的军事传统可以追溯到更远:开国元勋之一托马斯·霍克斯,曾将一艘小船变成一间工作室,然后在克里米亚战争期间从朴茨茅斯航行到黑海,以确保在塞瓦斯托波尔围攻俄国舰队的英国海军军官为任务穿着得体。海军上将尼尔森勋爵和威灵顿公爵都是顾客。 

Hawkes 的公司是英国军队的正式供应商,于 1974 年与一家为英国皇家海军供货的名叫 Gieves 的旅行用品商合并,完成完美匹配。极好的军服仍旧陈列在这栋建筑的高层,但漫步在精美布置的商场,也就是今天萨维尔街 1 号的一楼,你会发现一家女装店,它主要关注熟悉的男性平民的着装——确实在非常认真地承担这项任务。自 2012 年以来由三一集团(归入香港利丰公司的庇护)所有,该公司已为其定制成衣系列注入了新的活力,该系列于 1926 年首次引入,历任创意总监詹森·贝斯马吉安、西蒙·斯帕德、马克·弗罗斯特都将自己的魔法粉尘挥洒到这家机构的出产上。

Gieves & Hawkes head cutter Davide Taub.

自然,该公司从未抛弃其定制的根源,虽然目前其大部分创作唯一与军事有关的就是精度,利用精度,它们在现场和地下厂房里被制作出来。为符合其制服制作的传统,高袖孔和带绳索的肩部是传统上第 1 受欢迎的样式,但目前君皇仕不愿关联任何特定的剪裁、褶皱或轮廓。“我们的独特风格更多地与套装的制作方式有关。”剪裁打版师大卫·陶布说道。他于 2013 年接替了凯瑟琳·萨金特——萨维尔街第一位女性剪裁打版师。“我们的重点在制作上:在工艺和技能上,而不是大量炮制数字。我们学究般地在每个阶段手工制作服装——我们想给予人们一些做起来极其困难的东西。”

除了技术精度,陶布在其任职期间对这家机构的使命就是要保存特质文化(君皇仕的客户名单包括各类人物,例如查理·卓别林、米哈伊尔·戈尔巴乔夫、迈克尔·杰克逊、大卫·贝克汉姆和比尔·克林顿)。“我想让客户打开他们的衣柜后看到各类由他们口述的式样,这件服装将被用于什么场合,他们将根据什么样的布料和环境穿上它。”他说。“用所有这些要素设计出服装,而不是我和一个模板。我们不希望人们像彼此的人象拼片似的走来走去。我们想要激发人们的想象力,引发出他们的创造力。”

陶布说,一种友好的、高度协作的文化是有利于本目标。“我们的团队比金字塔更像一个圆环,”他说:“这是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每个人与他人一样重要,具有真正的团队精神。”他说,机构与客户之间的无障碍关系同样盛行。“这里没有欺骗性行为——客户下到车间并认识他们的裁缝。”他说。“这很重要,因为当裁缝感觉他们所做衣服背后的人物,并且认识他们的脸,如同雕塑家知道他们的主题,它带来更加强烈的感觉最终的结果应该是什么样的。裁剪不仅仅是将很小的布块缝在一起。”

裁剪鉴赏家克罗克看似拥有无限的激情,当然觉得陶布的哲学就是支付红利。“我下到车间,看到人体模型上的布块,他们真的比以往更加独特。”他说。“绝无任何通用的服装——事实上,你真的很难看到与其他事物差不多相同的任何事物。这一切来自于打开一点客户的心扉——鼓励他们尝试一些正统之外的事物。”

“西装应当实用——这些不是一次穿过就扔掉的衣服。”

陶布说,本机构的进步和个人特征所带来的恩惠还有目前可用面料的质量。“当你翻看布料书,知道你可以选择含有美利奴羊毛的布料时,会有一种信心感,”他说:“你知道它会有双重的耐久性和触感。一个裁缝想要感觉在他们面前有一段布料,他们可以将其变成美丽的三维服装。如果布料响应缝纫、收缩、伸展、造型等,并像裁缝希望的那样保持造型,那么你要得到这块布料。我发现客户还欣赏它的样子,而并不真的知道原因。”

陶布补充说,美利奴的长寿也是一个极具吸引力的特质。“不管客户是一周一次、一周三次还是极其难得穿这套衣服,它从他们的衣柜出来时的样子完全就像留在衣柜时的样子,”他说:“我们要花 100 多个小时制作一套衣服,所以我们不想让它穿一次就被毁。套装应当是功能性的——这些不是一次性、抛弃型的衣服。”在寿命、质量和个性的三位一体核心价值观中,人们可能会认为占据全球裁剪最负盛名位置的工匠正将萨维尔街文化的精髓带向未来。

伦敦萨维尔街 1 号君皇仕W1S 3PP

A former Editor-In-Chief of The Rake and Deputy Editor of the Australian edition of GQ, London-based author Nick Scott has had features published in Esquire, The Guardian and The Financial Times.

Relative IP: 172.69.62.32
Public IP: 100.24.122.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