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is not fully supported. Please upgrade your browser.

跳轉至主目錄
羊毛養殖業者

徹富瑟斯 (Trefusis) 農場


從班喬帕特森 (Banjo Paterson) 代表性的詩作《歐爾佛羅農場的克蘭西》(Clancy of the Over Flow),到休傑克曼在巴茲雷曼的史詩電影《澳洲》中的角色,粗獷的澳洲牧民經常讓人聯想到強壯的男性。

相較之下,女性通常被描繪成較不事事躬親的角色。然而,許多人沒有意識到澳洲羊毛產業兩位最偉大的先驅者正是女性。作為澳洲羊毛產業的開創者,伊麗莎白麥克阿瑟 (Elizabeth Macarthur) 建立了澳洲最早期的羊毛農場,並率先出口澳洲羊毛。而在將美麗諾綿羊引入塔斯馬尼亞州並將該地區打造成全世界最好的羊毛生產區域這個過程中,另一位女士伊麗莎福隆 (Eliza Forlong) 則扮演了相當重要的角色。

(左)徹富瑟斯農場的喬琪娜華勒斯 (Georgina Wallace)。

今天,女性仍然在這塊土地上扮演著不可或缺的角色,無論是忙於生產全世界最好的羊毛、剪羊毛,還是在處理羊毛,羊毛業的女性一直在發光發熱。對喬琪娜華勒斯而言,這片土地上的生活總是自然而然的。這位澳洲羊毛生產者生長於塔斯馬尼亞中部地區歷史悠久的羅斯鎮附近,在羊群的陪伴下長大。她的父母吉姆和喬麥裘恩有四個女兒,但只有喬琪娜很小就找到了自己的夢想。現在她與丈夫哈米許 (Hamish) 一起管理塔斯馬尼亞中部地區佔地 7000 公頃的徹富瑟斯農場。

2007 年喬琪娜和哈米許賣掉了擁有 23 年的上地 (Uplands) 農場、接下徹富瑟斯農場時,背負著深厚的期望,因為喬琪娜的父親曾經 15 度贏得傑尼亞 (Ermenegildo Zegna) 的超精細羊毛大獎,創下了令人難以置信的紀錄。「我一直很喜歡在土地上、在戶外工作,」她說,「我喜歡這項工作的多樣性──沒有一天會跟前一天相同。有時候確實會遇到挑戰;有些日子你會很不想在狂風或大雪裡待在戶外,但我喜歡和綿羊一起工作,尤其是美麗諾綿羊。我真的很喜歡纖維;一直到今天,每當我打開一隻綿羊的套毛,都仍然會覺得很興奮,你會覺得「這還真特別」。

Gallery

從小時候在農場幫忙,尤其在學校放假的時候,華勒斯就迸發了對羊毛產業的熱情。「算是廉價勞工,我想,」她笑著說,「但我總是很期待那些時光,我一直對綿羊和羊毛充滿熱情。我小時候,女人像男人一樣在農場工作並不是很常見的事,但很幸運地,我父親非常鼓勵我們姐妹這麼做。

當時進入農業大學的女性人數不多,這是如果有機會,我會想做的事情。我當然認為現在支持的程度已經有了很大的變化,而且女性就跟男性同行一樣有能力、有受僱的條件。對於參與其中的女性來說,這是一個很好的產業。」2015 年,華勒斯成為澳洲美麗諾羊育種協會的第一位女性主席,在那之前所有的主席都是男性。

出產羊毛的道路並不像今天看起來那麼順利,而且也許明天又會再次崎嶇難行。在土地上討生活,是一種在大自然苦樂參半的恩惠下的生活,大自然可能前一刻還和顏悅色,下一刻就悖然而怒。「很多人都不認為塔斯馬尼亞州會發生乾旱,但這件事確實發生了。從 2006 年到 2009 年底,我們遇到了非常嚴重的乾旱,對這個地區的許多農民來說,真的是一段非常辛苦的時期。正是那個時候,我和我先生哈米許決定要做一些事,努力讓這個農場抵抗乾旱。」

“I think wool is such a wonderful, sustainable, clean and green product, and I think that augurs well for the future.”
Georgina Wallace
Georgina Wallace

經過幾個月悉心規畫、克服障礙,華勒斯夫婦與鄰居合作建造了一座 7000 兆公升的水壩,他們很自豪地說這對農場的抗旱行動發揮了很大的作用。「我們有 700 英畝土地在核心樞紐灌溉區域之內,為我們帶來了多樣性和安全性,即使乾旱來到,我們還是可以照顧我們的綿羊。這是這座農場的一大優點。」除了大型灌溉計畫外,華勒斯夫婦還參與了各種土地保育活動,以照顧他們土地上的原生動植物,隔離出一塊指定區域讓原生植被繁茂生長。

「我們減少了這些地區的牲口數量,並確保一年之中只有三個月在那裡牧羊。我們希望看到原生動植物茁壯成長,我認為為了維護農場的整體生物多樣性,照顧原生物種是很重要的。我們還把一些水道和小溪圍了起來,好照顧那些區域和植被。我們認為這是從事農業的一種整體性的方法──你必須面面俱到。」

華勒斯還有澳洲其他數萬名自豪的羊毛生產商,都是這片土地真正的守護者。精心照料賴以維生的土地,和努力不懈生產全世界最好的羊毛,同時確保羊群的幸福健康一樣重要。「我把自己看作為了下一代看管農場的人。我們搬回這裡的時候,農場的狀況非常好,這主要歸功於我父母的努力。

我們希望為下一代留下更井井有條的農場,我認為這也是這片土地應得的。照顧你的土地、照顧你的牲口都是非常重要的。我喜歡看到我的綿羊健康快樂,我的羊快樂也會讓我很快樂。這就是我們想要為這個地方留下的──健康快樂。」

那麼羊毛生產的未來是什麼樣子呢?如果你問這位羊毛生產商,她會說「非常光明」。「我認為羊毛是一種美好、永續、乾淨又環保的產品,而且這有利於未來。它性能出眾,而且適合讓時裝設計師製作各種作品,從貼身服裝到大衣,是一種萬用的纖維。運動服是我們產業很重要的部分,羊毛在這個領域有著很大的成長,還有在其他領域,例如對患有濕疹的人,尤其是嬰幼兒也很有益處。這是一個非常振奮人心的時刻,這個產業前景非常光明。」

麗莎·格里普斯 (Lisa Griplas) 在媒體和通訊產業擁有超過十年的經驗。她作為一名貿易記者在一家日報工作了數年,後來轉到 The Woolmark Company 擔任全球編輯直到今天。

Relative IP: 172.70.38.179
Public IP: 100.24.122.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