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is not fully supported. Please upgrade your browser.

跳转至主目录
羊毛生产商

Tiverton


历史学家 Bill Gammage 在其煌煌大作《The Biggest Estate on Earth》一书中,驳斥了长期以来的一种观点,即澳大利亚在殖民前是一片蛮荒之地。相反,Gammage 提出相关书面和视觉记录,表明澳大利亚原住民已经形成了一套异常复杂的全国性土地管理系统,并且第一批欧洲定居者不断指出,这片土地看起来像一个英国乡村庄园,有草地、小径、开阔的林地和野生动物。

Tim Hill - Tiverton 牧场经理。

通过林火以及本地原生植物的自然生命周期,土地得到养护,从而确保了土著居民全年都有丰富的自然食物和住所。直到欧洲殖民者开始宣称拥有这片土地,这里才变得杂草丛生,并动辄遭受肆虐的大范围丛林大火,澳大利亚现代历史深受其苦。

“非常离奇的是,这么多年来,关于这片土地曾经是什么模样,我们一直深受误导。所以要通过任何途径回到那个原点,或接近它,都充满挑战,”
Tiverto 的驻场经理 Tim Hill 表示。Tiverto 是维多利亚州西大区一处占地 800 公顷的美利诺羊牧场。这片牧场的共同拥有人还有 Harry Youngman(他的公司 Tiverton Ag 管理该州将近 13,000 公顷可耕地)和 Nigel Sharp(他还经营 Mt Rothwell Biodiversity Interpretation
Centre)。Tiverton 背后的这个管理团队在评价其经济目标时会参考其环境目标,目的不仅是将环境影响降到最低,同时还要为未来提高土地质量。他们这么做是受 Gammage 的一些研究成果所启发。

Gallery

Tiverton 因其牧草地价值而闻名且据此进行管理。它坐落在一大片平坦的火山平原上,这使得它成为放牧和生产蔬菜作物的理想之地。这里拥有数千只美利诺羊,能够生产平均直径在 15.5 微米左右的优质羊毛。所以很合乎情理的是,Hill、Sharp 和 Youngman 决心保护好自己这片产业,寻找更具可持续性的农牧方法。

毕竟,一个更好的自然环境——比如牧草茂盛且优质、干旱影响得到扭转——有助于生产更优良、更强韧、更精细的羊毛,从而实现生产商的投资回报;但除此之外,它体现了澳大利亚人对这片土地宽广而又深刻的热爱。长久以来澳大利亚人一直为自己能与这样一个多元而丰富的环境相伴为邻而深感自豪。坚定致力于保护自然生物多样性,并寻求更具可持续性的农牧业生产方式,这些做法表明澳大利亚羊毛生产商希望使羊毛纤维成为时装设计师和消费者首选,从而共同打造一个更负责任的行业。

当 Youngman 和 Sharp 收购 Tiverton 时,他们将 Youngman 的农牧业知识和 Sharp 的自然保护经验有效地结合起来,一起着手开始生产优质的精细羊毛,并通过深入了解有关再生型农牧业方方面面的知识,使本地原生牧草能够生生不息。“我们当初认为这里微生物作用会很强,我们会从此地土壤中得到一些收获,然后可以把它们推广到其他牧场中去,”他解释说。“而我们收获的宝贵教训是,你不必(为了你的农牧事业)毁掉一切,但更甚于此,它指出了我们所不知道的事情。像这样的投资不过是一个很小的代价,有利于推动先进的农牧业做法。”

堆肥在更广大的项目中一直发挥关键作用,这些项目原始统计数据充分佐证已经完成的工作以及它带来的潜在好处,随后他们以更自然的方式将他们所学习到的知识应用于 Tiverton;在他的家庭农场 Adgartan,Youngman 在 6 年内将土壤中的有机质从 2.5% 左右提高到 7.2%,远高于该地区 1.5% 的平均水平。有机质是被微生物种群分解后被土壤吸收的垃圾——土壤中的海绵状物质或腐殖质——正如 Youngman 所说的,是“最美好的大自然母亲”。

有机质含量每提高百分之一,每公顷土壤将在整个生长季节多蓄积大约 15 万升水;在像 Youngman 这样的牧场上,平均降雨量为 700 毫升,他能够将平均降水量——相当于土壤中的蓄水量——显著提高达 10% 之多。

Youngman 致力于以更多的方式改善土壤质量;在他位于 Hamilton 附近的家中,他每年制造大约 8000 吨堆肥,先是寻找氮和碳含量高的废弃物,然后用经济的返程运输方式把它们运回来,在经过严格分析后,以合适比例把它们混合在一起。“剩下的事就交给大自然母亲了,”他说。这类举措不仅有助于提高农牧业效益和羊毛品质,而且有助于实现更具可持续性的未来。

在 Tiverton,本地原生草类有更长的生长季节,可以为细毛羊提供更稳定的蛋白质供应。其结果是,羊在整个生长季节有更均衡的营养供应,从而能够产出直径更加均匀一致的羊毛纤维,而这在像 Tiverton 所在的这种南部高降雨量地区,往往很难实现。通过精心谋划的转场轮流放牧,Tiverton 团队可以长久保持这个优势并限制羊群在春季的摄食量,而与此同时,其他牧场纷纷陷入困境并导致纤维拉伸强度问题。这进一步证明了 Tiverton 顺应自然和利用自然这种充满智慧的农牧业做法。

“要想取得持久的、高质量的保护成果,唯一真正的未来方向就是我们已经采取的那些私人行动。”
Harry Youngman
Harry Youngman

让 Tiverton 团队特别感到自豪的一点是,他们在维多利亚动物园及其 Fighting Extinctions 项目的协助下,安装了高质量的防兽围栏,它绵延大约 18 公里,环绕包围整片牧场,使其成为该州最大的无狐狸场地之一。狐狸是一种外来物种,与家猫和野猫一样,它们对自然栖息地的破坏和肆意繁殖会对环境造成严重影响。通过封闭隔离这片牧场,加上这片牧草地本身品质优越,再配合有针对性的繁育项目,结果可以看到 Tiverton 这里的加氏袋狸数量有了显著上升。

加氏袋狸是一种兔子大小的小型有袋类动物,是该地本土动物,但却是该国最濒危的物种之一,被认为在野外已基本灭绝。凭借其多石高地、牧草地和季节性湿地,Tiverton 牧场可供最多 1000 只加氏袋狸在此繁衍生息。反过来,诸如加氏袋狸以及袋鼬和岩袋鼠等本土动物也有助于提高土壤质量;用 Youngman 的话来说,它们都是土壤工程师。“它们在这片牧场上繁衍生息时,会一直翻动土壤的腐殖质层。它们生来就会这么做,而且能力惊人。”

Tiverton 这个团队敢于率先承认他们并不完全了解先进农牧业。“原生牧草地是如此复杂,我们尚未,也无法完全理解。通过对这片牧场长达五年的管理,我认识到,我们仍可以利用现有的资源和专业知识,把它做得更好,”Hill 解释说。“至少,我们在这块牧场上轮流放牧,以及积极参与原生栖息地的恢复,就是更好的做法,因为另一种做法是,你把土地封闭起来,心想反正它会自行修复。”Youngman 表示同意,并补充说,“要想取得持久的、高质量的保护成果,唯一真正的未来方向就是我们已经采取的那些私人行动。”我们想让它发挥作用,发展具有可持续性的做法,并希望在适当的时候把它们推广到其他地方。我们拥有这方小小土地,我们想要好好爱护它。”

Relative IP: 172.69.63.60
Public IP: 100.24.122.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