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is not fully supported. Please upgrade your browser.

跳转至主目录
裁剪

史蒂文·希契科克 (Steven Hitchcock)

Photography: Jonathan Daniel Pryce


走进一家裁缝店,店主向你问好,为你服务,他的名字就在窗外玻璃上,用金色艺术体的大字题写,这是何等复古又令人欣喜的体验。而这恰恰就是史蒂文·希契科克在圣乔治街开设的服装店的特色,从萨维尔街的最北端仅需步行几分钟即可到达这里。

“顾客在这里消费,获得的是针对其个人的全套定制服务。”他说道,“同顾客问候之后,我会测量各种尺寸,手工剪裁定制的式样,并全程监督定制西装的流程。这在今时今日是独一无二的。制作定制西装的员工都经过了公司的培训,对我的理念和方法都十分清楚。我们并不是在制造,而是在剪裁缝制,采用的也是与 200 年前完全相同的传统方法。”

希契科克追求极致的传统风格这一点并不为奇。因为在他出生的前几年,他的父亲约翰·希契科克便在 Anderson & Sheppard 工作,那时约翰年仅 16 岁。之后,约翰在裁缝行业工作了 54 年。而史蒂文·希契科克在 16 岁的时候却即将离开学校,成为一名机械师。“我只坚持了三个礼拜,”他笑着说,“一天回家后,爷爷看到我穿着脏兮兮的工作服,就问我:‘你怎么不去你爸爸那里工作呢?’”

爷爷的建议,让希契科克顿悟:“在汽车修理厂,我一直要清空油箱,弄的自己脏兮兮,而当我走进 Anderson & Sheppard,看到父亲正制作着西裤、剪裁、缝纫、每个手工匠人也都对自己所做之事十分自豪... 他们好像是在给莱姆·纳尔逊制作衣物,我之后还在电影里看到他穿过,那时我便想‘哇,这工作再适合我不过了’。我欣赏着用手工将一块布制作成精美的成品衣物这种理念。”于是,1990 年 9 月的一个周一的上午,希契科克成为了这家店的学徒。而这周周五那天,尚未出名的亚历山大·麦昆 Alexander McQueen 跳槽到 Gieves & Hawkes,希契科克便接手过来,并决心要在他新从事的领域里做到顶尖水准。

Steven Hitchcock.

他说:“这是一段难忘的传统学徒的经历,我在那里工作了九年,其中五年学习了如何制作外套,其余四年学习了如何剪裁。” 不可否认的是,尽管希契科克 27 年的经验沉淀而成的如今的方法、设计和廓形都别具一格,可他当时在 Anderson & Sheppard 这家世界最著名的服装定制店的时光却为其 1999 年离职独自经营奠定了方法的基础。

他说:“如今,我剪裁的方法对我来说是独一无二的。”“这种方法经过了改良。在  Anderson & Sheppard 时,我学会了一种特定的设计:轻柔、舒适、高袖窿的肩部褶裥设计。现在我们也延续着这种设计。此外,肩部我们采用了棉絮填充,贴近穿戴者,更为灵活舒适,而不是采用线条突兀的肩垫。穿着我们制作的外套,可以更加凸显您的肩部线条。这便是私人定制的魅力。每当您走进会议室或是餐厅,都能彰显出自然高雅的风采。”

以此为追求,希契科克还选择采用长针和松针的手法,手工缝制,自然舒适,同时注重袖窿的设计。“我们采用高袖窿设计,制作了一款紧贴颈部的外套。”他说道,“我们将袖子设计得比袖窿大三英寸,别具一格。一英寸的是常见款式,因为大多数手工匠人想要让整体呈现更为简洁的风格,而我们的宗旨则是让衣物更为自然、柔软以及舒适。” “两侧剪裁”是另一设计元素,这与由温莎公爵 1919-1959 年的御用裁缝弗雷德里克·斯科尔特 (Frederick Scholte) 所发明的“鱼式剪裁”截然不同。“通过两侧剪裁的方法,垂直的缝线倾向一侧,使得多出来一英寸。更为贴近身体,也可以从侧缝线和长裤的设计中获得启迪。”

他还补充道,如今的衣料变得更为轻薄,因此侧缝的设计便更加受欢迎。尽管如此,希契科克还是更偏爱采用与现在的标准相比较重的纤维材质。“这是由于在外套的内里中,我们只采用了一整块帆布以及一小块毛织品,采用长针和松针进行手工缝合,以此打造柔软触感。如今,大多数的裁缝会采用七或八层内里,以打造更为硬挺的造型。而我们希望外套能更加贴身。您一定不想自己新的西装外套穿起来像是硬纸板一样,这种款式看上去美观简洁,但在颈部以及胸部都会有隆起,而我们的衣服不会有有此问题。” 采用平滑的袖头,而不是紧绷的高袖头,使得造型更加完美。

“我所追求的,便是精湛的工艺。只要人们能信任我,让我为他们制作西装,我便欣喜若狂了。”

当测量顾客的各种尺寸的时候,希契科克一直倡导着剪裁时仅靠尺子测量的数据并不足够。他说:“我们此时也要观察顾客,也就是说通过边观察顾客,边用笔勾勒出剪裁的样式。”简单来说,胸围 42 的人可能正面达到了胸围 44 的水准而背面仅有胸围 40 的水准。此时,姿势便起着重要的作用。我会仔细研究他们走进来和走出去的时候的姿势,以及他们的坐姿和站姿。我会拍照记录这些姿势。随后,当我进行测量的时候,我也会采用一些标记作相应的记录。比如,用 “HF” 代表向前走这种姿势。

值得一提的是,史蒂文·希契科克与他的团队每年仅定制 150 套西装。团队中另一位匠人是 70 岁的西装外套制作者约翰·戴维斯 (John Davis),从业已经逾 50年。希契科克不为商业利益所动,而是乐于以当前门被打开,门铃叮叮作响,预示着客人进店时的双方的那一份默契而经营着店铺,专注于制作限量而又精致的西装。希契科克至今为止的光辉事迹之一便是为威尔士亲王制作了大衣。而亲王到现在都还会穿着这件大衣。总的来说,自豪这种情绪稳定而持久。他说:“我所追求的,便是精湛的工艺。只要人们能信任我,让我为他们制作西装,我便欣喜若狂了。”

11 Saint George Street, Mayfair, London, W1S 2FD

A former Editor-In-Chief of The Rake and Deputy Editor of the Australian edition of GQ, London-based author Nick Scott has had features published in Esquire, The Guardian and The Financial Times.

Relative IP: 172.69.62.36
Public IP: 100.24.122.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