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is not fully supported. Please upgrade your browser.

跳轉至主目錄
羊毛養殖業者

蒂弗頓 (Tiverton) 農場


歷史學家比爾加馬吉 (Bill Gammage) 在他開創性的著作《世上最大的莊園》(The Biggest Estate on Earth) 中推翻了「澳洲在歐洲人移居之前是一片未開發的荒野」這項長期以來的假設。相反地,加馬吉提出諸多書面和影像記錄,證明澳洲原住民開發出並管理著極其複雜的全國土地管理系統,讓第一批歐洲移居者不斷表示這塊土地上綠草茵茵的牧場、通路、開闊的林地和野生動物彷彿一個鄉村英國莊園。

蒂弗頓農場的管理人提姆希爾 (Tim Hill)。

透過火與原生植物的自然生命週期維護土地,使原住民一整年都享有豐富的天然食物和居所。直到歐洲移民開始佔據土地,才變得過度開發,破壞力驚人的大規模灌木林失火成為澳洲現代歷史的常態。

「很奇怪是,這麼多年來,對於這片土地曾經的樣子,我們一直受到誤導,所以要回到那個時點,或接近當時的狀態一直是個挑戰,不管是用什麼方式。」蒂弗頓農場目前的管理人提姆希爾如此表示。蒂弗頓農場位於維多利亞省西區,是佔地 800 公頃的美麗諾羊農場,共同所有人為亨利楊曼 (Harry Youngman) 及奈傑爾夏普 (Nigel Sharp);亨利楊曼的蒂弗頓農業公司 (Tiverton Ag) 管理著該州近 13,000 公頃的可耕地,而奈傑爾夏普則是羅斯韋爾山生物多樣性講解中心 (Mt Rothwell Biodiversity Interpretation Centre) 的經營者。蒂弗頓農場背後的團隊受到了加馬吉的研究的啟發,以環境目標衡量經濟目標,不僅希望能盡可能降低對環境的影響,也期許改善未來的土地品質。

Gallery

蒂弗頓農場坐落在一個基本平坦的火山平原上,因此是放牧和種植蔬菜的理想選擇,草原的價值是蒂弗頓農場聞名之處,也是管理的重心。農場有數千隻美麗諾綿羊,生產平均約 15.5 微米的套毛,顯然希爾、夏普和楊曼都有意保護他們的農場,尋找更永續的耕作方式。

畢竟,更好的自然環境──如豐富優質的草源、不受乾旱影響的能力──才能成就更好、更強韌、更精細的羊毛,為生產者的投資帶來回報,但除此之外,它代表著對土地更廣泛而深刻的熱愛,在這裡,多樣豐饒的環境長久以來一直是澳洲人的驕傲。澳洲羊毛生產商對於保護自然生物多樣性、尋找永續耕作方法的努力,證明他們想使羊毛這種纖維成為時裝設計師和消費者在提到更負責任的產業時想到的第一選擇。

楊曼和夏普收購蒂弗頓農場時,有效地結合了楊曼的農業知識和夏普的保育經驗,透過對再生農業的深入了解,生產優質的精細羊毛並使原生草原生生不息。「我們有一個論點:微生物學會發揮非常強大的作用,還有我們可以從這裡的土壤學到一些能應用在其他農場上的經驗,」他解釋道,「我們學到的教訓是,你不需要破壞一切(去經營農業生意),但更重要的是,它指出了我們不知道的事。相對於先進農牧經營帶來的利益,這樣的投資代價是很小的。」

在他們以更自然的方式將他們的知識應用於蒂弗頓農場的同時,堆肥成為擴展計畫的關鍵,因為原始統計數據清楚表明了達到的成果以及其帶來的潛在益處:在楊曼的家鄉阿德加丹 (Adgartan),六年內即將土壤中的有機物質從大約 2.5% 提高至 7.2%,遠高於該地區平均的 1.5%。有機物質是經過微生物群分解後進入土壤的垃圾──成為土壤中的海綿或腐殖質──正如楊曼所說的,「大自然的大顯身手」。

只要有 1% 的有機物質,每公頃土壤在生長季節就可以額外儲存約 150,000 公升的水;在楊曼這樣平均降雨量 700 毫升的農場上,相當於將平均降雨量提高了 10%──而且會均等地保存在土壤裡。楊曼致力於尋找更多方法來改善土壤品質:每年在位於漢密爾頓附近的家中生產約 8000 噸堆肥──採購含氮和含碳量高的廢棄物,有效率地用回頭車載回來,並以經過嚴格分析的正確比例將它們混合在一起,「剩下的工作就交給大自然。」他說。這些措施不僅有助於提高農耕效率、提高羊毛品質,也有助於實現更永續的未來。

在蒂弗頓農場,原生草地和香草的生長季節更長,為精細羊毛綿羊提供了更均衡的蛋白質。因此,綿羊在整個生長季節都能攝取到更均衡的營養,生產出的纖維直徑均勻,這在蒂弗頓農場所在的南部高降雨區通常很難辦到。蒂弗頓農場團隊透過徹底的輪流放牧延續了這項優勢,並得以限制春季的攝食量,不像其他農場常因為攝食狀況而面臨纖維抗拉強度問題。這進一步證明了蒂弗頓農場擁抱大自然,並懂得用聰明的耕作方法來利用大自然。

「要得到歷久不衰的良好保育成果,唯一真確的未來在於如我們所採取的私人舉措。」
亨利楊曼
亨利楊曼

蒂弗頓農場團隊的一個特別自豪之處,是他們在維多利亞動物園及其「對抗滅絕」(Fighting Extinctions) 計畫的協助下,安裝了一道很堅固的掠食動物柵欄;這道柵欄圍繞整座農場,總長約 18 公里,使其成為該州數一數二的無狐農場。跟家貓和野貓一樣,狐狸這種外來物種會破壞原生棲息地和興盛的繁育,對環境影響巨大。由於農場的封鎖,加上優質的草原和具體的繁育計畫,

蒂弗頓農場已經看到加氏袋狸的數量顯著增加。加氏袋狸是一種兔子大小的小型有袋動物,是該地區的原生物種,但現在已經是當地最瀕危的物種之一,在野外幾乎已經絕跡。蒂弗頓農場內有起伏的亂石、草原和季節性濕地,足以供養多達 1000 隻加氏袋狸。反過來說,加氏袋狸、袋鼬、岩袋鼠等這類原生動物又可以幫助促進土壤品質;借楊曼的話說,它們是土壤工程師,「它們生活在農場裡,會變成土壤的腐殖質層。這就是它們天生的使命,它們可以做到非常了不起的事。」

蒂弗頓農場的團隊是首先承認不了解先進農業的人。「原生草原太複雜了,我們沒有完全理解,也不可能完全理解,管理這個農場五年來,我學到的是:我們仍然可以做得更好──透過組織現有的資源和專業知識。」希爾解釋道。「至少我們在(農場上放牧綿羊的)土地輪替以及參與(原生)棲息地恢復方面都越做越好了,因為如果不這麼做,你只能把土地封鎖起來,以為它會自行修復。」楊曼對此表示贊同,並補充道:「要得到歷久不衰的良好保育成果,唯一真確的未來在於如我們所採取的私人舉措。」我們想讓它發揮作用,並發展永續的實踐,並希望能夠盡快在其他地方複製這些做法。我們擁有這塊小小的土地,希望能好好照顧它。」

Relative IP: 172.70.34.103
Public IP: 100.24.122.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