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is not fully supported. Please upgrade your browser.

跳转至主目录
起源

绿色未来

Photography: Liz Ham


塞巴斯蒂安·伯吉斯说:“我们当然不会试图复制 1770 年时存在的系统。我们正在追求具有生态功能的景观,这个景观与农业目标和谐共存,同时发挥着自然生态系统的作用。”伯吉斯是非政府组织 [NGO] 绿化澳大利亚塔斯马尼亚分部的环境保护总监,该组织是环境保护和恢复领域最早的非政府组织之一。

绿化澳大利亚的工作甚至早于“土地保育”——另一个致力于土地治理的组织。正如伯吉斯所描述的那样,绿化澳大利亚最早的做法是“代表全国所有人做一切工作”,但在过去的十年中,它改变了策略,将重点放在少数集水区和地域,并与当地农民、政府和行业机构协商制定长期土地管理计划。“我们用最前沿的科学来应对这些景观所面临的问题,并争取任何可能的收入来支持计划的执行。”绿化澳大利亚是三个澳大利亚研究委员会项目的行业合作伙伴,拥有超过 15 名博士在读研究生和博士后工作人员协助实施其基础工作。

最近,伯吉斯和他的团队将重点放在了塔斯马尼亚中部地区,包括康纳拉、坎贝尔镇、罗斯和滕布里奇等城镇周围的地区。团队开展的工作统称为塔斯马尼亚岛方舟计划。作为世界上最后一个濒危动物的避难所之一,塔斯马尼亚州拥有很多在澳大利亚大陆已经灭绝的动物物种。为了应对这一威胁,绿化澳大利亚正在努力扭转生物多样性的退化,并在一个有全球意义的景观重新将人与自然联系起来。该组织的目的是通过塔斯马尼亚岛方舟项目,在整个岛屿重新建设 6000 多公顷的栖息地,为澳大利亚濒临灭绝的动物打造一个堡垒,并通过实地和教育计划振兴当地农业社区。

1778 年欧洲人定居之后,羊毛生产是塔斯马尼亚最早的产业之一,米德兰地区是最早进行农业定居的地区之一。在移民到来之前,大部分景观都是由开阔的草地组成,如英国出生的艺术家约翰·格洛弗早期的一些殖民时期绘画所描绘的那样,大约六万年以来实行的都是原始的土地管理模式。这样,在不清理土地的情况下就可以放牧。伯吉斯解释说:“这是羊毛生产商理想的迁徙国度。这是一个低投入、相对可持续的系统。但是任何系统都需要保护,理想的做法是保持生态系统的平衡:如果能够有效地管理放牧,就可以与自然保持平衡。”

结果不辩自明。迄今为止,绿化澳大利亚与当地的羊毛生产商合作,通过在草地和河边种植约 25 万种本土植物,已经恢复了 1000 多公顷的景观;并出于保护目的,将现有的本土植被扩大了 200 公顷。如果考虑到塔斯马尼亚较小的面积,那么这些数字就更令人震撼了。因此,说它的麦觉理河岸恢复工程(塔基河、麦加里河和伊西斯河已经有大约 35km 的河岸重新种植了本土植物)是澳大利亚最大的植被恢复项目之一,也就不足为怪了。

这给当地濒危物种带来了相当大的好处,通过对东部袋鼬、斑尾袋鼬、东部条纹袋狸、塔斯马尼亚袋獾、东部盖氏袋鼠和林地鸟等种群数量的持续监测,发现这些物种的数量正在增加。伯吉斯这样解释他的使命:“我们在全世界看到本土动物种群正在崩溃,我们想要在塔斯马尼亚州摆脱这种趋势。这样,我们的很大一部分工作就是减少或控制威胁——增加栖息地,保持清澈的水路,控制杂草——以努力达到生态平衡。”

“我们的资源有限,但我们并不难招募种植者,因此我们有着光明的前景。”

Sebastian Burgess

随着气候的快速变化,这一挑战变得更加严峻。“越来越多的连续炎热天气将对本土植被、新种植的植物和动物的生存状态产生影响。但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可以尽力向整个畜牧业提供更多的庇护所(通过种植树木),使其具有更强的恢复能力。这是我们的目标,我相信我们可以做到这一点。这可能需要几十年时间,我们不确定畜牧业会变成什么样,但我们已经设定了一个目标,就是恢复中部地区,重建主要野生动物走廊,并使生态功能与保持一个可行的畜牧业景观达到平衡。”

占有该地区大部分土地的羊毛生产商已经接受了绿化澳大利亚的项目。“在大多数情况下,我们所做的并不是减少可用于生产的土地。他们不会失去放牧面积,而是从树冠上获得遮荫,从而改善他们牲畜的健康。”伯吉斯这样说。大多数农民会保留一些封闭的土地用于环境保护,而环境保护和恢复使最终产品有了更好的质量。“牧民希望有更多这样的举措,他们非常支持绿化澳大利亚所做的事情。的确,我们的资源有限,但我们并不难招募种植者,因此我们有着光明的前景。”